365bet娱乐线上 

网站运管联谊会★?科技部

网站邮箱cfea010@163.com

运营管理袁玺涛   刘松滨

主见 | 日本拯救古村落见闻
来源: 中国建设报 | 作者:罗杨 | 发布时间: 2017-02-15 | 1047 次浏览 | 分享到:
当世代在土地上耕耘的人们兴高采烈地涌向热闹的都市,当曾经生机勃勃的大地开始荒芜,一种叫做“乡愁”的纠结直抵人类的心灵。同样面临着“故乡在沦落”的问题,日本文化人士是如何用自己的努力和实践复兴乡土的呢?
艺术虽然无法超越人类世界和大自然,但是艺术会使世界和大自然变得更美好。这是不久前我在日本参加的一次旨在以艺术唤醒乡土的“大地艺术节暨国际论坛”所留下的印象。
自人类文明滥觞,艺术就在不断地改变世界和自然:作为一种普世语言,艺术能够以最细腻的观察和最深刻的反思不断突破局限,激发灵感、催生创意、沦肌浃髓,直接带给世界深远的改变。在论坛上,“艺术节”的发起人北川富朗先生将他的《艺术改变地域》和《乡土再造之力》的两本书送给我,并希望我为《艺术改变地域》一书即将在中国出版的中文版写个序。在他的书里我读到了一个他们是如何通过“艺术节”用艺术拯救乡土村落的故事。
从18世纪瓦特发明蒸汽机开始,工业化浪潮迅速席卷全球,世界各国或先或后纷纷走上乡土的城镇化之路,人类愈千年的农耕文明悄然瓦解。当世代在土地上耕耘的人们兴高采烈地涌向热闹的都市,当曾经生机勃勃的大地开始荒芜,一种叫做“乡愁”的纠结直抵人类的心灵。正如北川在书中所说,乡土面临的问题“这不仅是日本的问题,而是每个发达国家和不发达国家都面临的问题。”从中国的现实看,这个问题日本要比中国早了几十年。
自20世纪60年代开始,日本政府在城市化加速发展的同时,实行了“开始采取生产调整与减少农耕的政策。”由此,大批年轻人纷纷离开土地,乡村人口迅速“稀疏化和老龄化”。农田也随之衰退。这个远离大城市的偏远山乡越后妻有正是“故乡在沦落”的缩影,而“大地艺术节”正是选择了这里作为发祥地。
《梯田》,Ilya&Emilia Kabakov,2000 这件作品是对当地勤劳农耕的人们的称颂。
越后妻有位于新泻县南端,处于平地外缘和山地之间,日语里称为“中山间地”。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,年轻人无法从故土上看到未来,纷纷“外逃”,农家从村庄里一户户消失,村庄里只留下那些年迈的老人。与中国不同的是日本没有户籍的限制,那些走出的年轻人自此就把家安在城市,很少或不再回乡了。所以留下的老人都在悲伤地说:“也许儿子下次回来大概是自己葬礼的时候吧。死了以后连个守墓的人也没有。”
《为了许多失去了的窗户》,内海昭子,2006
北川富朗是当年从山村中走出的年轻人,当他从东京艺术大学毕业后再回到故乡,心中的故乡已是“物是人非”,家中父母仿佛已渐渐失去了生活的根基和热情,故乡留给他们的只有失去了生存的自信和对未来的危机感。
网友*
反馈*
联系方式*
提交